龍壇書網 - 修真小說 - 天命賒刀人在線閱讀 - 第1524章西北玄天一片云

第1524章西北玄天一片云

        而這天晚上,王贊他們三個就再沒和莽哥他們碰上了,不過相聚也不是很遠,不到百公里左右的距離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趟草原之行,本來是以散心和打發時間為主,但讓王贊沒有想到的是,接下來他將遇到的的狀況,可以說讓他往后的人生,多少都發生了一些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天清晨,天還沒亮的時候,王贊和莽哥兩方人幾乎都在相同的時間啟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鬼使神差的,雙方所前行的方向,居然非常的一致,都是朝著外蒙和內蒙的邊境過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貓里,常昆正在給自己的胳膊上著藥,解開了繃帶之后,他試探著活動下了手臂,盡管還是有點影響,不過傷勢已經好了七八成左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贊在后視鏡里看著他,贊嘆的說道:“到底是習武之人啊,人家傷筋動骨一百天,你沒用上一個月就好的七七八八的了,真牛比!”

        常昆淡淡的說道:“這算啥?我小時候在家練功,肋骨,胳膊腿全折過,養養傷照樣接著練,時間一久我都懷疑自己好像形成抗體了,只要不是要命的傷,緩一陣就能好的差不多了!

        二小回過頭驚訝的說道:“你爹媽這是把你給當成牲口操練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常昆瞪了他一眼,說道:“滾蛋,手欠嘴也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小呲著牙說道:“關鍵的是我跟你有共鳴啊,我七八歲也是開始練功,我爹也使勁的糟蹋我,不信我給你光個膀子看看,我身上你但凡能找到一整塊完整無損的地方,算我輸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贊感嘆著說道:“你們這么一形容的話,那我的童年真是太幸福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贊正感慨著呢,然后開著車,忽然歪著腦袋斜著看著一個方向,就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啥呢?哥們,雖然這路況太空,但你也別走神看著點前面啊”二小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贊抬起手,指著西北的方向,輕聲說道:“那邊有點怪,你們看見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怎么了呢?”二小和常昆同時望了過去,不過在他倆的眼睛里實在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贊解釋道:“你們肯定看不出來,不過在我來看的話,西北那邊很有問題,你們應該看不到那片天空下面有點陰,這說的陰不是天氣的問題,而是那一片肯定埋了不少的人,并且這些人的年代也很久遠,殺性也很重!

        二小驚訝的說道:“我去,你這不成陰陽眼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也不算是陰陽眼,家傳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常昆靠在車窗上,仰著腦袋也看著那邊,他當然也什么都看不到了,但是卻忽然問道:“你們說,之前咱們遇到的那兩輛車幾個人有沒有可能就是奔著那邊去的?畢竟,你說哪里埋了不少的人,就很可能是古墓了,而他們又是干盜墓的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贊和二小同時都“咦”了一聲,紛紛點頭,覺得常昆說的這話很有道理,特別是二小,放下車窗然后抻著脖子看了看車子所過之處,然后說道:“你還別說,這話真準了,這草地上車輪子的印記很清晰,兩臺車,還真是奔著那邊去的”

        車里面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常昆皺眉問道:“咋的,咱們也跟不過去看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贊想了想,說道:“也不一定,反正就是往那邊走,但我覺得咱們不應該去湊這個熱鬧,那些人都不是善茬子,手上曾經還有人命,要是他們真在干點啥的話,被我們給撞見了,搞不好是要起沖突的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的血氣方剛呢?怕他們作甚啊,年紀輕輕的這點血性都沒有么?撞見了能咋的,大道朝天各走一邊,他們還能滅口?”二小抻著脖子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贊看著他輕聲說道:“我爸跟我說的,各人走各人的路,別亂管閑事,不然事就能找到你頭上,要想獲得長久就記住一點,死得早的,都是因為知道的太多了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小頓時撇嘴說道:“你爹更沒有血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贊呵呵一笑,也懶得跟他掰扯這話,這世上要是論血性的話,還真稍有能趕得上他爸王驚蟄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此同時,前方幾十公里外,莽哥那兩臺車和那輛五七零零正朝著西北方一直挺進。

        吉普里面,莽哥縮在座椅里面,擰著眉頭看著白濮交給他的那份簡易的地圖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早上他們啟程的時候,對方跟他講了,這份地圖不是原版是她手繪的,而原版是在一張皮子上的,但那張皮子年代太久遠了拿來拿去的很容易損毀,她就沒有帶過來,然后照著畫了一份,不過細節完全都一樣,沒有任何的出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菩還跟他講了,這份地圖是在國外以為收藏家的手里拿到的,上面所標注的那個墓,是蒙古也孫鐵木兒汗時期的國師阿木吉八的墓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別的,白濮就再也沒有交代過了,三緘其口,不管莽哥怎么跟她聊都沒有講。

        莽哥煩躁的搓了搓自己的臉蛋,說道:“線索太簡單了,不好找啊,就這么一點東西其實跟沒有一樣,我看了半天都沒有什么概念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高皺眉說道:“是啊,在草原我們的那些理論基本都不用上的,不過有個法子到時候可以用用,我們不是帶了無人機么?等到下午車子開到邊境一帶的時候,我們放無人機偵測,看看到時能不能有點什么發現吧,總比開著車這么亂跑要強多了”

        莽哥點頭說道:“嗯,要不然也實在沒有別的法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內蒙還是外蒙,墓葬其實都是最難找尋的,這正要出自于蒙人埋葬的方式,特別是身份越高地位越重要的人,墓葬就更難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放眼國內,除了那些像乾陵始皇陵和十三陵這種不能挖的陵,就得數元蒙時期的歷代皇帝和大人物的墓葬是最完好的了,因為壓根就找也找不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幾個小時候,白濮和莽哥他們三輛車正事開進了內蒙和外蒙邊境西北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時王贊他們也是朝著這個方向過來,相聚也越來越近了。

河北11选5当天走势图